织梦猫仿站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·活动素材 >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> 校园相声剧本 > 《打牌论》2人搞笑对口相声剧本台词

《打牌论》2人搞笑对口相声剧本台词

时间:2012-11-28 18:55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亲,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分享到:
甲:人们的爱好不同。
  乙:对,有好动的也有好静的。
  甲:有爱看电影的,有爱听戏的,有爱好曲艺的。
  乙:有爱好钓鱼的,有爱好下棋的。
  甲:您提起这个下棋来了,这方面的爱好也是多种多样的,有人爱下,有人爱看,有人爱多手,有人爱多嘴。就拿爱看棋的说吧,他站那儿一连看了十几盘,愣不累得慌!
  乙:瘾头儿可真不小。
  甲:站在人家身后头,摇头晃脑,点头砸嘴,人家这步棋要是走错了,他能出一身汗!
  乙:至于着这么大急吗!您说的这是爱看棋的。那爱动手的呢?
  甲:爱动手的?人家那儿下着下着,他把棋子抄起来了!其实他下得不怎么样,站人家身后头,拿膝盖拱人家后腰:“跳马!跳马!跳马!”这几下,把那位后腰给拱得生疼,那位回头一看,心里话:你这个棋不怎么样,别支啦!他领会错了,认为是让他下哪。“让你跳马,你撂这儿不就……哎哟!他那儿还有车哪!”
  甲:还有一种打胜不打败的。比如说那儿有几盘棋,一看这盘刚摆上,他不管;一看这盘还看不出输赢来,他也不管;一看这盘,行了!那主儿还有两步要把这主儿赢了,他过来了,给这赢主儿支招儿。---其实他不说,人家也是这么走。
  乙:这是为什么呢?
  甲:为的是显他高明啊!“支仕!”“飞象!”“拿炮打啊!你看死了没有!”输的这主儿一听火儿就上来了。
  乙:怎么呢?
  甲:一连气儿他输四盘了!冲这多嘴的急了:“我跟他下跟你下?多嘴多舌的干吗?一边溜达溜达啊!”他不管人家急不急,还气人家:“得了,得了!输了再摆上,这有什么!跟他下跟我下,跟他你还不行呢,跟我你更不行了!这又不是赢房子赢地的,着急干吗!别脸红,给人把棋摆上!”这位一听更火了:“你活动活动吧!(拿胳膊肘捣支嘴的肋叉子)汗全下来了。”“嚯!你着这么大急干吗,早知你这脾气我不管,嗬,我这儿全要岔气了!这是为吗呢这是……”一扭脸,“老二,拱卒!”
  乙:又跑那边去了!
  甲:爱多嘴嘛,您看这下棋还不是赌输赢的,有的人不着这么大急,要是旧社会耍钱的,更了不得了。
  乙:是啊,过去有这么句话:喝酒喝厚了,耍钱耍薄了。
  甲:旧社会有明的赌博场,到上海那地方叫赌台子,到北方叫宝局,常上那地方去,能够倾家败产,有的去常了,拉了一屁股两肋债,逼得投河觅井。
  乙:真是害人的地方!
  甲:比如说不到赌台子去,在自己家里找几个人解解闷儿吧,那是解闷儿吗?也是拼命啊。
  乙:怎么呢?
  甲:全憋着要赢几个钱呀!
  乙:对呀!
  甲:尤其这打牌(打麻将牌),还最费脑子。
  乙:怎么呢?
  甲:花样特别的多。
  乙:全有什么花样?
  甲:缺,不吃,门前清,连六,八张,坎档儿,独一听,亲爷俩,喜相逢,四归一,前后碰,小鸡吃面条,孔雀东南飞,金钱豹,老少副,一般高,捉五魁,一条龙,扣张、提溜带混子……您瞧这是多少“嘴儿”!
  乙:真不少。
  甲:尤其这扣张,最费脑筋了。讲究扣几个亮几个,扣三亮一,扣四亮二,扣五亮八……
  乙:啊?扣五亮八?满盘十三张牌,扣五张亮八张,手里没牌了!
  甲:这扣五亮八刚研究好就解放了。
  乙:噢,没用上啊!您说“提溜”这嘴儿是怎么意思?
  甲:摸来这张牌不许摔,一摔牌,这“嘴儿”就不加钱。拿手指头一摸牌,冲三家一使眼神儿:“提溜!”那三位就知道他和了。您看这摸牌,有摸得好的,有摸得不怎么样的。一百三十八张牌,条子、桶子、万子、东南西北风、中发白,两颗花,摸得好的拿手一摸就知道是什么牌,摸得二五眼的那主儿可麻烦了,对门也有听了,他抓起这张牌来浑身的劲满使上来,冲三位一使眼神儿,他还吓唬人家:“兄弟哥儿们,这把要抓来,你们三位就活不了!”(使像儿)
  乙:你和了,人家也不至于死啊!
  甲:(摸牌使像儿)“嗯,不离儿,行,有门儿……”他这么一来,对门那位吓得一个劲儿哆嗦: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怎么样啊,还没摸出来哪!
  乙:还没摸出来哪,吓那位一跳,瞧这劲费的!
  甲:根本摸得就不怎么样嘛,要有四家打牌,我站那儿十分钟就知道谁输谁赢了。
  乙:那我也看得出来,钱多的就赢了,钱少的就输了。
  甲:噢,您说从钱上看,不对。
  乙:那看什么呢?
  甲:看人的表情,赢钱的高兴,输钱的摔牌骂色子。比如说这位连坐了三把庄,还是小和,要这儿就高兴起来。
  乙:您学学我看看。
  甲:“嗯,今儿牌不错啊!麻将也有,搭子也够,一吃一碰这就算和了!想吗儿来吗儿,茶壶花碗的没有了,完全是鲤鱼拐子的顺儿,今儿的牌可真不错啊!(学京剧胡琴过门)愣格里格愣愣格愣……”他这儿一高兴,上家不乐意了:“别拉了,别拉了!街坊邻居全睡觉了!这是大杂院你知道吗?把人家吵醒了,人家说闲话,人家骂街,咱也得听着,你敢还言吗!一还言打起来了!别拉了啊!”“完了,完子!怨我,怨我!我不拉了还不成吗!每天没毛病,今儿坐两把庄,拉胡琴也不好了!二哥,我说不来,你偏叫我来,你看见了吗?这我还没吃他一张。我要吃他一张,更不知不啦!胡挑鼻子乱挑眼!我这不是‘傻小子睡凉炕---仗着时气壮’嘛!你给我什么好张儿我全不要,咱抓一个去。担胡琴不成,谁叫我长着嘴了!(边抓牌边唱)‘小东人……’”“唉!不叫你拉,你怎么唱啊?”这是他赢钱啦,自觉全没了。
  乙:他要是输了呢?
  甲:两圈牌没开和,麻烦了!四家打牌三家不顺眼,色子也上房了,牌也满扔桌子底下去了,瞅哪儿哪儿别扭,闲话全来了:“今儿这牌不错啊,‘傻小子看画---一样一张’,谁也不挨谁!我和啊,我和啊,我净等糊窗户啦!我煳了打烧火的吧!也难说,跟你坐个对脸还和得了吗?咱哥俩犯相,你属狗我属鸡,‘鸡狗不到头’么!你这狗还不是好狗,长得就狗头狗脑,瞧你这德行!说你还瞪眼,你还不服呢!上回跟你坐个对脸,输我一万七,你知道吗?赶明儿再跟你坐对脸,我站起就走,我不来了!你太妨人了!瞧你这脑袋,要是翡翠可值钱---满绿了!要是青果也值钱,豆瓣绿!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这模样,大眼犄角儿也开了,鼻子也扇风了,耳朵垂儿也干了,下巴也耷拉下来了,抬头纹也散了,完了,完了!今儿让你赢点儿好啊,省得明儿给你买棺材了!”
  乙:这要死啊?
  甲:这是冲对门儿那家。
  乙:那么上下家呢?
  甲:也活不了!上家别顶他,一顶张儿就是闲话。他打一桶,上家也保不其有啊,人家一打,他闲话就来了。“一桶。”“什么?一桶?好,我打一桶你也打一桶,顶着点儿倒不腰疼!咱哥俩的缘分倒不错,‘庙上不见顶上见’---拆对儿顶我!我跟你有什么过节儿?我把你孩子扔到井里了?我是挑拨你们家务不和了?你和我的牌全拿死,不是你也和不了么!我哪点儿对不起你!我倒霉就倒这上家上了,张张老跟着我,倒落不下,跟得还挺紧,随娘改嫁过来的!……”
  乙:嚯!骂人不带脏字啊!噢,这是上家,那下家呢?
  甲:下家?他打这张牌:下家吃不吃?
  乙:吃。
  甲:活不了!
  乙:不吃。
  甲:活不了!
  乙:你瞧哎!
  甲:他打一个:“幺鸡!”“吃一个!”“别忙!听明白了你就吃,幺鸡!”“是呀,我这儿二三条不正吃吗!”“唉,要不您这病好不了了呢,不忌口!大夫白瞧了,您这两剂药也白吃了。‘小立本撂交---给吗儿吃吗儿’!您是诸葛亮转生的能掐会算!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!你这牌打得神出鬼没,四七万档子开了等幺鸡!这牌也是,在我手里没用,到他那儿就吃。这位是‘小脚儿踢球---横划拉’!大小和你也连着来一回,赢一回!哎,我听说你现在任吗儿没干,就指这个吃了吧?至于吗!满盘全赢了才多少钱啊!”
  乙:这是吃他一张。
  策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