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猫仿站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·活动素材 >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> 校园小品剧本 > 《谁无礼》2人搞笑小品剧本

《谁无礼》2人搞笑小品剧本

时间:2012-12-15 13:06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亲,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分享到:
场景:马路边。
  道具:一袋桔子。手机。名片。
  出场人物:向北方,凤青青。
  
  出场——
  凤青青拎着刚买的一袋桔子,急急忙忙地往医院的方向走去。
  凤青青边走边看手表说:哎呀,都快下午两点了,我那朋友刚刚午睡之后,这会儿也该醒了吧。我现在去医院看望他,他住院都两个礼拜了,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?从前天刚刚做过手术,虽说不是什么大手术,就算是小毛病那也不能有一点马虎儿,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。还好今天有时间去看看他,现在赶快去吧,一会儿我还得上夜班呢。
  凤青青只顾着看手表,正好与迎面而来的向北方身体相撞,哪知手拿着手机的向北方看都不看她一眼,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就走开了,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。
  凤青青见他傲慢无礼,心里就来气:站住!站住!你——站住!
  向北方正要往前走,听见有人不知在喊什么,于是回头了一下。
  凤青青瞪着他说:哎哎哎,叫你呢,就是你!什么人呐,你的眼睛是长在前面了,还是长在后面了?再不就是长在上面,还是长在下面了?你是怎么走路的,东南西北的方向都搞不清还出来瞎跑,你走的是哪一条路线?我看哪,你走的就是螃蟹路线!
  向北方见凤青青毫不留情地指责他:说谁呢?谁走的是螃蟹路线?谁是螃蟹啊?你是谁啊,我可不认识你,站在马路边冲着路人乱吠乱叫的,这就是你对待过往路人的礼貌态度吗?瞧瞧你,一副泼妇骂街的恶劣丑陋的模样,我都替你的上至祖先祖辈下至子孙后代都无法做人了,还替你的父母兄弟姐妹爷爷奶奶舅舅叔叔伯伯都脸红,看看你,成何体统,像什么话,像话吗?哎哟,丑态百出啊,我实在看不下眼了!
  凤青青立即反嘴道:还说我呢,瞧瞧你刚才一副正经八百的教训别人的样子,说得那么义愤填膺,你这是要急急忙忙的参加革命啊,我看呐不你等上战场你的脑袋早就跟说拜拜了,说得口沫到底乱飞,我才不吃你这一套呢!真是狂人,还口出狂言呢,吓唬谁呢?你算老几,你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!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怕了你呢,谁怕谁呀!
  向北方:我怎么了?我招谁惹谁了?我走路好好的,我凭什么无辜挨你的骂啊?
  凤青青反驳道:你走路好好的?呸,你会走路吗?你那叫走路吗?我看蛇都会比你走路!
  向北方:蛇比我会走路?蛇怎么会比我走路了?那蛇……会走路吗?可是,蛇没有脚啊,那是走路吗?蛇会爬,我怎么会爬啊?我又不是爬行动物,我有脚干吗非要学蛇去爬啊?
  凤青青:从你妈肚子里一生下来你就会走路了?一个人想学会走路,不就是先学如何爬吗?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儿去,你小时候不也是爬过来的吗?难怪到现在连路都不会走,我看你如何向你的老祖先猿人交待?
  向北方:我向猿人交待?我干吗非要向他交待啊?
  凤青青快人快嘴道:不向他交待,向我交待也行!
  向北方没反应过来:好,向你交待也行!什么,我又为什么向你交待?我做错什么事了,这路上这么多人在看着我们两个,你为什么非要揪着我指鸡骂狗啊?我什么也没干啊,我又不认识你!
  凤青青:谁稀罕认识你了?你还想认识我,门儿都没有,你休想!你做梦!你就是活在下辈子你想都别想认识我!看你长得一副歪瓜裂枣的傻样,长得弱智似的,走路还迈着八字步,甩着狗尾巴的胳膊肘儿,真不知今天吃了什么东西,劲儿这么大!像个苍蝇没头没脑往我身上去撞,我这身上疼死我了!
  向北方这才明白道:原来是为这事儿啊,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?你这女人也真是大惊小怪了,我这不是一时走得急,又不是故意要去撞你的!
  凤青青:什么,你还想故意撞我?怎么,你也不看看你吃的几两干饭,就想趁机乱吃女人的豆腐?美得你了!我才不会轻易让你得逞的!
  向北方不知“吃豆腐”是什么意思,不解道:豆腐?你身上有豆腐吗?在哪儿呢,我怎么没看见?不就是一块豆腐嘛,这吃豆腐我平时最爱吃了,我可是天天都吃的,没有一天我不吃豆腐的,吃豆腐好啊!哎哟,你这女人就别这么小气嘛,把豆腐拿出来吧,一定很好吃吧。
  凤青青见他越说越过分,一气之下上前给向北方一巴掌,打得向北方晕头转向,更加糊涂了。
  凤青青于是拿出一个桔子狠狠地塞进向北方嘴巴里,弄得他马上说不出话来。
  凤青青愤怒道:你这个大色鬼!死色狼!老色鬼!你家是开妓院的,我真想上京向国家领导人交上一本六百里加紧密函,然后率十万大军陆续北上攻占你家妓院,把你一家老小全部抓走,抄你的家,烧你的家,把你这个色蛋关上一辈子休想出来,为了天下苍生的人身安危啊,看来这个世界终究免不了一场恶战呐!再然后,让国家重重赏我一百两,赐我十间屋田,还有你就等着变成我的俘虏吧。
  向北方嘴巴上被上塞上桔子,无法说话: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
  凤青青得意道:你就等着呜呼哀哉吧,真不愿意看到你!哎呀,今天我倒霉死了!烦死人了!
  向北方想说就是说不出来:呜……呜……呜……
  凤青青见向北方一直指着嘴巴上的桔子,见他使不上劲儿,于是凤青青还是不情愿把他嘴巴上的桔子拿下来。
  向北方忍不住咳嗽一下,下气不接下气道:我的妈啊!憋死我了!你想谋杀啊,差点……差点见不到我家中的老母猪和他的猪崽了,如果我不在了,如果没有了我的话,我家里的老母猪就会被活活地饿死了,我那可怜的老母猪啊!(站在马路边不管不顾地大哭起来)老母猪啊!老母猪啊!老母猪啊!我可怜的老母猪啊!刚才我差点去了地下黄泉啊,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  凤青青看不惯道:干嘛呢?哭什么呀,我又没说什么啊?瞧瞧你一个大男人,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你也不怕别人笑话,行了,别哭了!像话吗?别人都在看的呢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丢了妈呢!行了,不要哭了,还不够丢人啊,你瞅瞅路边那个男人的眼神,肯定以为我在欺负你呢!
策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