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猫仿站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·活动素材 > 小品剧本与相声剧本 > 校园小品剧本 > 家访-宣传中职小品

家访-宣传中职小品

时间:2016-07-09 21:04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我要评论

亲,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分享到:

写作缘由:在每年中考来临或结束的时候,动员部分学生就读中等职业学校,是一项政治任务、也是一项令各位教师头疼的任务。我校通过积极宣传、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,动员学生就读中职学校。小品《家访》的表演,展示了毕节地区新农村建设的成就面貌,更让学生在笑声中定位了自己的人生取向。不成熟作品,不吝指教。
方言小品
编剧:东羽
时间:夏季
地点:黔西北新农村
人物:陈飞宇,男、中学老师,30岁,戴眼镜,简称陈。
杨得才,男、农民,杨中举的爷爷,60多岁,简称杨。
背景:一幢黔西北民居特色的房子作为背景,门口有一石桌、二石凳。
(幕起)
陈:(陈拿着一表册边看边上,看着门牌号,又反复看手中的表册,自白)终于找到了,漆树村麻窝寨55号。(对观众)进了这麻窝寨,无人把路带。一走二三里,座座小洋楼。若无门牌号,神仙也发愁。(对着房屋,大声地)喂、有人吗?(突然狗叫声响起,陈被吓得后退,惊叫道)哟、哟!有狗!(回头看,发现狗是栓起的)哎哟,吓(黑)死我咯,幸亏这狗是栓到嘞哦。(再回头喊道)喂、你家有人不得?(稍停)这家人莫非没有人在?狗咬了都没有人出来看看,要是小偷来了的话,不是就遭殃了?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哦!
杨:(突然从屋里出来,大声说道)想偷?你敢!我看你这个样子,量你也不敢!
陈:(打量杨,笑道)呵呵,大伯,你又黑到我一跳了。
杨:(冲着陈)大伯、我怕是大黑哦。
陈:嘿,我不是来偷的……
杨:(打断陈的话)来偷!你不看看你来的是什么地方。别看我年纪大,只要我喊一声,把你追得你眼镜都跑落,钉耙锄把爬上你的背梁骨。
陈:哟,怕不会哦?你看你说得这么严重。
杨:严重?小年轻你不晓得,我们这个村搞的是“警民联防”,每家每户都有治安报警器。据说跟银行的那个差不多的呢,只要我一按,你就惨了,你要不要试一下?
陈:(赶忙地)不咯不咯,你还真把我当偷哥打整啊?
杨:偷哥我倒不怕,我还以为你是乡政府都搞计划生育的人呢。
陈:呵呵,你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会违反计划生育?我是我们乡中学的老师,我是你家杨中举的班主任陈飞宇,今天是来家访的。
杨:(歉意笑道)呵呵,对不住、对不住!陈老师,你看我,一个人在家,糊里糊涂的。来这里座、这里座着好摆……(让陈到石桌旁坐下)
刚刚我说得重了一些,陈老师你不要往心里去就好了。
陈:不会不会。没关系的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嘛。请问你是杨中举家里的那个呀?
杨:哦,我是他的爷爷,他爹妈都到浙江打工去了,这屋里就我和他在一起。
陈:哦,(打量房子)他们出门打工找到钱了哈,房子修得这么漂亮。
杨:找到个怪的钱,这房子全靠政府的资助才修的,光靠他们还成不了这个头。
陈:(环顾周围)你们这里每家每户都是清一色的白墙青瓦房,一栋栋房子像别墅一样,这几年的变化真大啊!我还差滴滴找不到你们家了。
杨:(激动地)哈哈,说到我们这里的变化啊,我最想说、最想一吐为快。
陈:哦?大伯,你说来我听听!
杨:说变化呀,我最有发言权。(稍停,起身)曾经的麻窝寨,叫人无法在。吃水要人背,烧煤要马驮,起早贪黑煤油灯,餐餐都吃漆蜡油。寒来暑往土中挖,年关未存半分银,姑娘小伙往外跑,尽留空巢守户人。
陈:(起身,感叹地)曾经的麻窝寨是我们毕节地区众多边远山村的一个缩影。这里的状况有人用“五个基本”来概括。
杨:哦,哪“五个基本”啊?
陈:生病基本靠拖,交通基本靠走,通信基本靠吼,治安基本靠狗,生产基本靠手。
杨:(赞同地)老、老师,你说得不错,太符合当时的情况了。(神秘地)不过现在和以前相比已经大不一样啦!
陈:这还用说啊,简直就是和尚老壳上的虱子,大看得出来啊?
杨:(自豪地)不错!现在的麻窝寨,叫人很实在。你来看,(陈起身随杨手指方向看)一栋栋新房一阵阵笑,一条条沟渠环山绕,绿树成阴遍山腰。烟水配套工程民心高,到处建起了水池和水窖。庄稼不靠老天保,人也欢来马也叫。
陈:是啊!曾经的哪“五个基本”消失了。
杨:没有消失!
陈:(惊讶)没有消失?这哪还是以前的麻窝寨嘛!?
杨:哈哈,你听好咯。现在的麻窝寨,还真有点怪。家家楼上基本有天锅,村村通工程暖心窝。厕所臭气基本变沼气,烧水做饭不用急。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多,生病基本不用拖。入户道路已硬化,交通基本机械化。
陈:(边听边用手指计数)完了啊?
杨:(看着陈的手指)还没有得“五个”啊?
陈:才四个呢,我数好的,还差一个。
杨:(杨作思考状)还有就是,还有就是“治安联防很砸板,全村的黑狗基本都下岗”。
陈、杨:(对视、不约而同)哈哈哈。
陈:嗯,没有消失、没有消失!原来大伯说的是反话哦。
杨:(叹气,若有所思地)哎……
陈:大伯为那样叹气啊?
杨:现在政策一年比一年好,可我孙孙成绩又不好,还麻烦你们老师跑,不晓得以后他的工作如何找?
陈:是啊,马上就要中考报名了,他最近的成绩下降得厉害。
杨:我希望他读高中,将来考个大学。我这一家人还没有出过大学生啊!想让他为这个家争争光。
陈:大伯,考大学是一条出路,但不是唯一的出路。我都和他好好地说(摆)过了,一是他考高中的希望不大;二呢是读高中的费用有点高,家庭负担重;三是高中知识的难度较大,以他目前的基础恐怕难坚持下来;四嘛,(稍顿)就算高中读下来,以后的就业压力也很大。
杨:(失望地)陈老师,那你的意思是我孙孙上大学没有希望了。
陈:我今天来家访,就是来问一问你们的想法,听一听你们的意见。
杨:我们还有什么意见啊!他老爹想让他毕业了就到浙江去和他一起卖力气,我没有同意。
陈:这怎么能同意哦!他初中毕业才十五、六岁,有那样气力?再说卖气力不能卖一辈子,要趁年轻学点技术才是长远的打算,有句话叫“天干饿不死手艺人”嘛。
杨:道理倒是这样,不过你叫他去哪里学技术?跟那个学技术啊?
陈:大伯,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,读中等职业学校学技术最好不过了。中职的学校多、专业多;什么感兴趣学什么,那样好就业就学那样,还免试入学。
杨:学费贵不贵呢?
陈:不要学费!国家对农村户籍的学生有专门的助学金,对“涉农”的专业还免除学费,毕业了包推荐就业安排工作。这方面的优惠政策多得很啊。
杨:(失落地)但那有考取大学风光。
陈:大伯,中职毕业的学生都分配在各中小企业工作。你晓得不,我们国家60%的GDP和50%的税收都是由中小企业贡献的。不过目前出现了用工紧张的情况,所以国家现在大力发展职业教育,要为它输送合格的人才,这和考取大学也是一样的风光。
杨:(高兴地)我倒听不懂你说鸡的(GD)喃样哦,不过我晓得你说的意思是我嘞孙孙读职业学校对国家是有贡献嘞,不丢我嘞脸!对不?
陈:对头得很。大伯,姜还是老的辣啊!
杨:哪里哪里哦。我这脑筋多年都不开窍,要不是陈老师的介绍,我哪晓得这些门道。来我们进屋都克(去)喝两杯烧酒!(欲拉陈进屋)
陈:(作推辞状)不咯不咯,我酒量不好,寨子里三岔路多,喝昏了怕是走不出克哦。
杨:没事得!一哈我带你出克。我还要请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杨中举家老爹,我要告诉他,我家杨中举今天“中举”了!
陈:(笑道)要得,走!
(谢幕)
——剧终—?策吧网